旅程  三江冬水向春流  德欽及飛來寺

 

地理位置

 

住宿

德欽縣城是一個典型的藏區縣城,招待所,旅館不少。但去德欽最好還是住在飛來寺,德欽去飛來寺大約要二十分鐘,飛來寺外的觀景台就是其中一個看太子梅里雪山最好的地方,每朝也可期待日照金山。「住飛來寺」的意思當然不是住在寺內,是住在旁邊的旅館。那裡有大大少少二十間旅館,標間大約七十元,很難得才有熱水洗澡,不過初到高原,不宜洗澡,就給自己一個理由住普間吧!

 

交通

最方便去德欽的方法就是先去香格里拉,香格里拉每天也有幾班車到德欽。在縣城可以找的士去飛來寺,包車大約三十元。德欽是滇藏公路必經之地,所以從西藏出雲南的車也會經過德欽。

 

參考資料

《中國國家地理》零四年七月刊
《中國國家地理》零五年十月刊

 

重要開支

包車:香格里拉 -> 飛來寺

$370/3

住宿:一晚普通間

$60/3

住宿:一晚標準間

$80/3

 

更多相片

拍過的 > 金沙江月亮灣
拍過的 > 白馬雪山
拍過的 > 太子梅里雪山

遇上香港人,她們大讚月亮灣騎呢
一直向北行就要過三個白馬雪山啞口
充滿暖意的一刻:光線從五子峰逃逸
當看到這幾個白塔,就到了德欽縣城
還沒有陽光的一刻:星光跟太子依偎
但各位卻是等他們分開之時
不圓滿的黎明,這個應算是日照金腰
卡瓦格博,這是壯嚴的雪山
 

「對面是四川嗎?」司機七林答我「前一點就是。」跟著二一四國道從香格里拉北上,有一個鎮我是特別想到的,這個地方叫奔子欄。

過門而不入

國道到了奔子欄,就順著金沙江一直向上,而江的另一邊就是四川甘孜州得榮,其實去過四川三次,也沒有出過四川界,所以也沒有到過四川「邊境」的地方。今次在奔子欄看到四川,但過門而不入,實在有著奇妙的感覺。

到奔子欄已經是午飯時間,七林就帶我們去一間餐廳,開放式的食堂,一張張桌子差不多放到街邊,卻十分乾淨,很有香港的感覺,當我們還以為七林特別帶我們去一間貴的餐廳之際,再看看其他餐廳,全也是這樣的佈局,這是奔子欄特色。

過了奔子欄,再沿金沙江上朔,就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景觀,月亮灣。其實有讀過少少雲南旅遊資料的朋友,都一定看過月亮灣,不過當我站到觀景台上一睹月亮灣,都依然有點震撼,這個灣實在轉得兩邊太對稱。這個灣不但似月亮,更似一個笑著的咀巴,的確很多人看到月亮灣時都會心微笑。當日於觀景台,剛好有另外五個香港女生,她們一見到月亮灣就大笑,大叫,說這個灣十分「騎呢」。

月亮灣再前行就是東竹林寺,七林特別緊張叫我們不要浪費時間,最好不進去,其實我們也沒有進寺的意思。

曲折滇藏路

對,前面有比東竹林寺更好玩的地方:白馬雪山。二一四國道到白馬雪山腳就開始走曲折的路,這種曲曲折折是進藏路線的典形景觀,爬了差不多兩個小時的山,就到了白馬雪山啞口,前面每輛車都下車玩雪,我們也一樣下車玩一玩雪。

過了一共三個啞口,就下山。還有大約十分鐘就到德欽縣城,就有一個歡迎牌,還有幾坐頗大的白塔,這個地方是其中一個清楚看到梅里雪山的地方,可惜日落才到這個地方,拍了兩張照片就走了。趕到飛來寺已經完全入夜,找了旅社,放下行李,就找餐廳食飯,其實醫肚其次,最重要還是找明天併車的同道中人。

雨崩的同伴

雖然是淡季,但在飛來寺這種出名的旅客朝聖地,找人併車還是不難,我們就找到阿庭,他們現在有七個人,加上我們三個,就剛好十個人,兩輛面包車。這七個新朋友,就是今次旅程上半部最重要的「戰友」。來自香港的阿庭、他女友、還有朋友寧寧;而廣州代表就有Alice,陪她的還有她老公;最後還有福建的小情侶。

找到車去西當就安心了,不過去食飯就遇上令Mayning及Anthony不安的事:一齣梅里紀錄片。

卡瓦格博:壯嚴的山峰

餐廳的大堂播著一齣關於梅里九一年山難紀錄片,當年中日聯合登山隊於登上卡瓦格博之前就發生雪崩,登山隊十七人全部遇難,而遺體還是要等到十年後,才找到。把遺體送回山下的是冰川,透過冰川的山體活動,這條「運輸帶」就把遺體及遺物,甚至整個睡袋送到山下,這就是海洋性冰川有趣的地方。雖然這段梅里往事之前已經讀過,但再看這紀錄片還是覺得非常震撼,餐廳中的人也屏著呼吸去看紀錄片,女生看到工作人員把遺物交回家人手中,眼睛還泛著淚光。但這卻嚇怕了Mayning,「我們只是去雨崩,可不是去登山啊!」唯有這樣去令她不用擔心吧。這晚我還是睡得很安樂... 但卡瓦格博,對她還是要保存一點忌諱,令人感覺壯嚴的山,才是我們最想去的地方,對著黑夜的星光,我問,「明天會看到你呢?卡瓦格博。」

卡瓦格博,還是看得到。第二朝一早五點多就起床,我對晚上的雪山比日出時的雪山更有興趣,不過雪山的東坡當日晚上沒有被月光照著,黑色一遍,沒有甚麼好看。至於日出時份,雲霧太大,看到雪峰,但看不到日照金山,昨天到飛來寺一片雲也找不到,今日卻烏雲密布,十分可惜。但... 烏雲?雨崩就很有可能下大雪。「差不多時候上車了。」昨晚認識的阿庭已經準備好了,是時候出發。

從雨崩歸來

帶著超級疲累又滿足的身軀,三日後又回到飛來寺。以為接受過雨崩村低溫的挑戰,回到飛來寺會覺得不冷,但想不到剛才在車中休息得太久,在飛來寺反而覺得超級冰冷,還是快快找間旅館。一下車就見到先出雨崩的Alice,她推薦梅里雪山山莊,有熱水洗澡,對身世活像個乞兒的我們來說,洗澡是一種恩典。

放好行李就跟Alice他們去食火鍋,席間有雨崩村同一日上神瀑的深圳、上海情侶,對面一台還有一行四人,香港來的Gary等人,在德欽最後一晚,把這幾天認識的人一次過話別,實在太開心。還記得我們入雨崩前看過的紀錄片嗎?今天依舊播放,但老闆原來有精心安排,沒有到過雨崩的人,就坐在外廳,一邊晚飯、一邊看紀錄片;從雨崩出來的人就坐在沒有電視機的內廳,暢談雨崩遊的驚險。

再讓我望你多一回

很少景觀在一生人會看兩次,一來景點通常去一次就夠,二來旅遊亦通常避免走回頭路。但今次再住在飛來寺,就讓我再等待日照金山。依舊六點起床,但等到八點就知道不妙,雲還是挺多,到八點半,終於等到光線射到山上,不過已經不是射上山峰,而是山腰,可惜。收拾好行裝,我們先去真正的飛來寺參觀,再去德欽縣城等班車回去香格里拉。

德欽還是有點言過其實,至於太子梅里雪山,她還是很漂亮,這是無可置疑。但對我來說,我只會用壯觀來形容她,她還是少了一份震撼。